永恒的安徒生童话

作者:王中王王中王救世网

  从前有两个人住在一个村子里。他们的名字是一样的——两个人都叫克劳斯。不过一个有四匹马,另一个只有一匹马。为了把他们两人分得清楚,大家就把有四匹马的那个叫大克劳斯,把只有一匹马的那个叫小克劳斯。现在我们可以听听他们每人做了些什么事情吧,因为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小克劳斯一星期中每天要替大克劳斯犁田,而且还要把自己仅有的一匹马借给他使用。大克劳斯用自己的四匹马来帮助他,可是每星期只帮助他一天,而且这还是在星期天。好呀!小克劳斯多么喜欢在那五匹牲口的上空啪嗒啪嗒地响着鞭子啊!在这一天,它们就好像全部已变成了他自己的财产。   太阳在高高兴兴地照着,所有教堂塔尖上的钟都敲出做礼拜的钟声。大家都穿起了最漂亮的衣服,胳膊底下夹着圣诗集,走到教堂里去听牧师讲道。他们都看到了小克劳斯用他的五匹牲口在犁田。他是那么高兴,他把鞭子在这几匹牲口的上空抽得啪嗒啪嗒地响了又响,同时喊着:“我的五匹马儿哟!使劲呀!”   “你可不能这么喊啦!”大克劳斯说。“因为你只有一匹马呀。”   不过,去做礼拜的人在旁边走过的时候,小克劳斯就忘记了他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他又喊起来:“我的五匹马儿哟,使劲呀!”   “现在我得请求你不要喊这一套了,”大克劳斯说。“假如你再这样说的话,我可要砸碎你这匹牲口的脑袋,叫它当场倒下来死掉,那么它就完蛋了。”   “我决不再说那句话,”小克劳斯说。但是,当有人在旁边走过、对他点点头、道一声日安的时候,他又高兴起来,觉得自己有五匹牲口犁田,究竟是了不起的事。所以他又啪嗒啪嗒地挥起鞭子来,喊着:“我的五匹马儿哟,使劲呀!”   “我可要在你的马儿身上‘使劲’一下了。”大克劳斯说,于是他就拿起一个拴马桩,在小克劳斯唯一的马儿头上打了一下。这牲口倒下来,立刻就死了。   “哎,我现在连一匹马儿也没有了!”小克劳斯说,同时哭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剥下马儿的皮,把它放在风里吹干。然后把它装进一个袋子,背在背上,到城里去卖这张马皮。   他得走上好长的一段路,而且还得经过一个很大的黑森林。这时天气变得坏极了。他迷失了路。他还没有找到正确的路,天就要黑了。在夜幕降临以前,要回家是太远了,但是到城里去也不近。   路旁有一个很大的农庄,它窗外的百叶窗已经放下来了,不过缝隙里还是有亮光透露出来。   “也许人家会让我在这里过一夜吧。”小克劳斯想。于是他就走过去,敲了一下门。   那农夫的妻子开了门,不过,她一听到他这个请求,就叫他走开,并且说:她的丈夫不在家,她不能让任何陌生人进来。   “那么我只有睡在露天里了。”小克劳斯说。农夫的妻子就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了。   附近有一个大干草堆,在草堆和屋子中间有一个平顶的小茅屋。   “我可以睡在那上面!”小克劳斯抬头看见那屋顶的时候说。“这的确是一张很美妙的床。我想鹳鸟决不会飞下来啄我的腿的。”因为屋顶上就站着一只活生生的鹳鸟——它的窠就在那上面。   小克劳斯爬到茅屋顶上,在那上面躺下,翻了个身,把自己舒舒服服地安顿下来。窗外的百叶窗的上面一部分没有关好,所以他看得见屋子里的房间。   房间里有一个铺了台布的大桌子,桌上放着酒、烤肉和一条肥美的鱼。农夫的妻子和乡里的牧师在桌旁坐着,再没有别的人在场。她在为他斟酒,他把叉子插进鱼里去,挑起来吃,因为这是他最心爱的一个菜。   “我希望也能让别人吃一点!”小克劳斯心中想,同时伸出头向那窗子望。天啊!那里面有多么美的一块糕啊!是的,这简直是一桌酒席!   这时他听到有一个人骑着马在大路上朝这屋子走来。原来是那女人的丈夫回家来了。   他倒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不过他有一个怪毛病——他怎么也看不惯牧师。只要遇见一个牧师,他立刻就要变得非常暴躁起来。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这个牧师这时才来向这女人道“日安”,因为他知道她的丈夫不在家。这位贤慧的女人把她所有的好东西都搬出来给他吃。不过,当他们一听到她丈夫回来了,他们就非常害怕起来。这女人就请求牧师钻进墙角边的一个大空箱子里去。他也就只好照办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可怜的丈夫看不惯一个牧师。女人连忙把这些美味的酒菜藏进灶里去,因为假如丈夫看见这些东西,他一定要问问这是什么意思。   “咳,我的天啊!”茅屋上的小克劳斯看到这些好东西给搬走,不禁叹了口气。   “上面是什么人?”农夫问,同时也抬头望着小克劳斯。   “你为什么睡在那儿?请你下来跟我一起到屋子里去吧。”   于是小克劳斯就告诉他,他怎样迷了路,同时请求农夫准许他在这儿过一夜。   “当然可以的,”农夫说。“不过我们得先吃点东西才行。”   女人很和善地迎接他们两个人。她在长桌上铺好台布,盛了一大碗稀饭给他们吃。农夫很饿,吃得津津有味。可是小克劳斯不禁想起了那些好吃的烤肉、鱼和糕来——他知道这些东西是藏在灶里的。   他早已把那个装着马皮的袋子放在桌子底下,放在自己脚边;因为我们记得,这就是他从家里带出来的东西,要送到城里去卖的。这一碗稀粥他实在吃得没有什么味道,所以他的一双脚就在袋子上踩,踩得那张马皮发出叽叽嘎嘎的声音来。   “不要叫!”他对袋子说,但同时他不禁又在上面踩,弄得它发出更大的声音来。   “怎么,你袋子里装的什么东西?”农夫问。   “咳,里面是一个魔法师,”小克劳斯回答说。“他说我们不必再吃稀粥了,他已经变出一灶子烤肉、鱼和点心来了。”   “好极了!”农夫说。他很快地就把灶子掀开,发现了他老婆藏在里面的那些好菜。不过,他却以为这些好东西是袋里的魔法师变出来的。他的女人什么话也不敢说,只好赶快把这些菜搬到桌上来。他们两人就把肉、鱼和糕饼吃了个痛快。现在小克劳斯又在袋子上踩了一下,弄得里面的皮又叫起来。   “他现在又在说什么呢?”农夫问。   小克劳斯回答说:“他说他还为我们变出了三瓶酒,这酒也在灶子里面哩。”   那女人就不得不把她所藏的酒也取出来,农夫把酒喝了,非常愉快。于是他自己也很想有一个像小克劳斯袋子里那样的魔法师。   “他能够变出魔鬼吗?”农夫问。“我倒很想看看魔鬼呢,因为我现在很愉快。”   “当然喽,”小克劳斯说。“我所要求的东西,我的魔法师都能变得出来——难道你不能吗,魔法师?”他一边说着,一边踩着这张皮,弄得它又叫起来。“你听到没有?他说:‘能变得出来。’不过这个魔鬼的样子是很丑的:我看最好还是不要看他吧。”   “噢,我一点也不害怕。他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呢?”   “嗯,他简直跟本乡的牧师一模一样。”   “哈!”农夫说,“那可真是太难看了!你要知道,我真看不惯牧师的那副嘴脸。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只要知道他是个魔鬼,也就能忍受得了。现在我鼓起勇气来吧!不过请别让他离我太近。”   “让我问一下我的魔法师吧。”小克劳斯说。于是他就在袋子上踩了一下,同时把耳朵偏过来听。   “他说什么?”   “他说你可以走过去,把墙角那儿的箱子掀开。你可以看见那个魔鬼就蹲在里面。不过你要把箱盖子好好抓紧,免得他溜走了。”   “我要请你帮助我抓住盖子!”农夫说。于是他走到箱子那儿。他的妻子早把那个真正的牧师在里面藏好了。现在他正坐在里面,非常害怕。   农夫把盖子略为掀开,朝里面偷偷地瞧了一下。   “嗬唷!”他喊出声来,朝后跳了一步。“是的,我现在看到他了。他跟我们的牧师是一模一样。啊,这真吓人!”   为了这件事,他们得喝几杯酒。所以他们坐下来,一直喝到夜深。   “你得把这位魔法师卖给我,”农夫说。“随便你要多少钱吧:我马上就可以给你一大斗钱。”   “不成,这个我可不干,”小克劳斯说。“你想想看吧,这位魔法师对我的用处该有多大呀!”   “啊,要是它属于我该多好啊!”农夫继续要求着说。   “好吧,”最后小克劳斯说。“今晚你让我在这儿过夜,实在对我太好了。就这样办吧。你拿一斗钱来,可以把这个魔法师买去,不过我要满满的一斗钱。”   “那不成问题,”农夫说。“可是你得把那儿的一个箱子带走。我一分钟也不愿意把它留在我的家里。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待在里面。”   小克劳斯把他装着干马皮的那个袋子给了农夫,换得了一斗钱,而且这斗钱是装得满满的。农夫还另外给他一辆大车,把钱和箱子运走。   “再会吧!”小克劳斯说,于是他就推着钱和那只大箱子走了,牧师还坐在箱子里面。   在树林的另一边有一条又宽又深的河,水流得非常急,谁也难以游过急流。不过那上面新建了一座大桥。小克劳斯在桥中央停下来,大声地讲了几句话,使箱子里的牧师能够听见:   “咳,这口笨箱子叫我怎么办呢?它是那么重,好像里面装得有石头似的。我已经够累,再也推不动了。我还是把它扔到河里去吧。如果它流到我家里,那是再好也不过;如果它流不到我家里,那也就只好让它去吧。”   于是他一只手把箱子略微提起一点,好像真要把它扔到水里去似的。   “干不得,请放下来吧!”箱子里的牧师大声说。“请让我出来吧!”   “哎唷!”小克劳斯装做害怕的样子说。“他原来还在里面!我得赶快把它扔进河里去,让他淹死。”   “哎呀!扔不得!扔不得!”牧师大声叫起来。“请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一大斗钱。”   “呀,这倒可以考虑一下,”小克劳斯说,同时把箱子打开。   牧师马上就爬出来,把那口空箱子推到水里去。随后他就回到了家里,小克劳斯跟着他,得到了满满一斗钱。小克劳斯已经从农夫那里得到了一斗钱,所以现在他整个车子里都装了钱。   “你看我那匹马的代价倒真是不小呢,”当他回到家来走进自己的房间里去时,他对自己说,同时把钱倒在地上,堆成一大堆。“如果大克劳斯知道我靠了一匹马发了大财,他一定会生气的。不过我决不老老实实地告诉他。”   因此他派一个孩子到大克劳斯家里去借一个斗来。   “他要这东西干什么呢?”大克劳斯想。于是他在斗底上涂了一点焦油,好使它能粘住一点它所量过的东西。事实上也是这样,因为当他收回这斗的时候,发现那上面粘着三块崭新的银毫。   “这是什么呢?”大克劳斯说。他马上跑到小克劳斯那儿去。“你这些钱是从哪儿弄来的?”   “哦,那是从我那张马皮上赚来的。昨天晚上我把它卖掉了。”   “它的价钱倒是不小啦,”大克劳斯说。他急忙跑回家来,拿起一把斧头,把他的四匹马当头砍死了。他剥下皮来,送到城里去卖。   “卖皮哟!卖皮哟!谁要买皮?”他在街上喊。   所有的皮鞋匠和制革匠都跑过来,问他要多少价钱。   “每张卖一斗钱!”大克劳斯说。   “你发疯了吗?”他们说。“你以为我们的钱可以用斗量么?”   “卖皮哟!卖皮哟!谁要买皮?”他又喊起来。人家一问起他的皮的价钱,他老是回答说:“一斗钱。”   “他简直是拿我们开玩笑。”大家都说。于是鞋匠拿起皮条,制革匠拿起围裙,都向大克劳斯打来。   “卖皮哟!卖皮哟!”他们讥笑着他。“我们叫你有一张像猪一样流着鲜血的皮。滚出城去吧!”他们喊着。大克劳斯拼命地跑,因为他从来没有像这次被打得那么厉害。   “嗯,”他回到家来时说。“小克劳斯得还这笔债,我要把他活活地打死。”   但是在小克劳斯的家里,他的祖母恰巧死掉了。她生前对他一直很厉害,很不客气。虽然如此,他还是觉得很难过,所以他抱起这死女人,放在自己温暖的床上,看她是不是还能复活。他要使她在那床上停一整夜,他自己坐在墙角里的一把椅子上睡——他过去常常是这样。   当他夜里正在那儿坐着的时候,门开了,大克劳斯拿着斧头进来了。他知道小克劳斯的床在什么地方。他直向床前走去,用斧头在他老祖母的头上砍了一下。因为他以为这就是小克劳斯。   “你要知道,”他说,“你不能再把我当做一个傻瓜来耍了。”随后他也就回到家里去。   “这家伙真是一个坏蛋,”小克劳斯说。“他想把我打死。   幸好我的老祖母已经死了,否则他会把她的一条命送掉。”   于是他给祖母穿上礼拜天的衣服,从邻人那儿借来一匹马,套在一辆车子上,同时把老太太放在最后边的座位上坐着。这样,当他赶着车子的时候,她就可以不至于倒下来。他们颠颠簸簸地走过树林。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来到一个旅店的门口。小克劳斯在这儿停下来,走到店里去吃点东西。   店老板是一个有很多很多钱的人,他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不过他的脾气很坏,好像他全身长满了胡椒和烟草。   “早安,”他对小克劳斯说。“你今天穿起漂亮衣服来啦。”   “不错,”小克劳斯说,“我今天是跟我的祖母上城里去呀:她正坐在外面的车子里,我不能把她带到这屋子里来。你能不能给她一杯蜜酒喝?不过请你把声音讲大一点,因为她的耳朵不太好。”   “好吧,这个我办得到,”店老板说,于是他倒了一大杯蜜酒,走到外边那个死了的祖母身边去。她僵直地坐在车子里。   “这是你孩子为你叫的一杯酒。”店老板说。不过这死妇人一句话也不讲,只是坐着不动。   “你听到没有?”店老板高声地喊出来。“这是你孩子为你叫的一杯酒呀!”   他又把这话喊了一遍,接着又喊了一遍。不过她还是一动也不动。最后他发起火来,把酒杯向她的脸上扔去。蜜酒沿着她的鼻子流下来,同时她向车子后边倒去,因为她只是放得很直,但没有绑得很紧。   “你看!”小克劳斯吵起来,并且向门外跑去,拦腰抱住店老板。“你把我的祖母打死了!你瞧,她的额角上有一个大洞。”   “咳,真糟糕!”店老板也叫起来,难过地扭着自己的双手。“这完全怪我脾气太坏!亲爱的小克劳斯,我给你一斗钱好吧,我也愿意安葬她,把她当做我自己的祖母一样。不过请你不要声张,否则我的脑袋就保不住了。那才不痛快呢!”   因此小克劳斯又得到了一斗钱。店老板还安葬了他的老祖母,像是安葬自己的亲人一样。   小克劳斯带着这许多钱回到家里,马上叫他的孩子去向大克劳斯借一个斗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大克劳斯说。“难道我没有把他打死吗?我得亲眼去看一下。”他就亲自拿着斗来见小克劳斯。   “你从哪里弄到这么多的钱?”他问。当他看到这么一大堆钱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得非常大。   “你打死的是我的祖母,并不是我呀,”小克劳斯说。“我已经把她卖了,得到一斗钱。”   “这个价钱倒是非常高。”大克劳斯说。于是他马上跑回家去,拿起一把斧头,把自己的老祖母砍死了。他把她装上车,赶进城去,在一位药剂师的门前停住,问他是不是愿意买一个死人。   “这是谁,你从什么地方弄到她的?”药剂师问。   “这是我的祖母,”大克劳斯说。“我把她砍死了,为的是想卖得一斗钱。”   “愿上帝救救我们!”药剂师说。“你简直在发疯!再不要讲这样的话吧,再讲你就会掉脑袋了。”于是他就老老实实地告诉他,他做的这桩事情是多么要不得,他是一个多么坏的人,他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大克劳斯吓了一跳,赶快从药房里跑出来,跳进车里,抽起马鞭,奔回家来。不过药剂师和所有在场的人都以为他是一个疯子,所以也就随便放他逃走了。   “你得还这笔债!”大克劳斯把车子赶上了大路以后说,“是的,小克劳斯,你得还这笔债!”他一回到家来,就马上找到一个最大的口袋,一直走向小克劳斯家里,说:“你又作弄了我一次!第一次我打死了我的马;这一次又打死了我的老祖母!这完全得由你负责。不过你别再想作弄我了。”于是他就把小克劳斯拦腰抱住,塞进那个大口袋里去,背在背上,大声对他说:“现在我要走了,要把你活活地淹死!”   到河边,要走好长一段路。小克劳斯才够他背的呢。这条路挨近一座教堂:教堂内正在奏着风琴,人们正在唱着圣诗,唱得很好听。大克劳斯把装着小克劳斯的大口袋在教堂门口放下。他想:不妨进去先听一首圣诗,然后再向前走也不碍事。小克劳斯既跑不出来,而别的人又都在教堂里,因此他就走进去了。   “咳,我的天!咳,我的天!”袋子里的小克劳斯叹了一口气。他扭着,挣着,但是他没有办法把绳子弄脱。这时恰巧有一位赶牲口的白发老人走过来,手中拿着一根长棒;他正在赶着一群公牛和母牛。那群牛恰巧踢着那个装着小克劳斯的袋子,把它弄翻了。   “咳,我的天!”小克劳斯叹了一口气,“我年纪还是这么轻,现在就已经要进天国了!”   “可是我这个可怜的人,”赶牲口的人说,“我的年纪已经这么老,到现在却还进不去呢!”   “那么请你把这袋子打开吧,”小克劳斯喊出声来。“你可以代替我钻进去,那么你就马上可以进天国了。”   “那很好,我愿意这样办!”赶牲口的人说。于是他就把袋子解开,小克劳斯就立刻爬出来了。   “你来看管这些牲口,好吗?”老人问。于是他就钻进袋子里去。小克劳斯把它系好,随后就赶着这群公牛和母牛走了。   过了不久,大克劳斯从教堂里走出来。他又把这袋子扛在肩上。他觉得袋子轻了一些;这是没有错的,因为赶牲口的老人只有小克劳斯一半重。   “现在背起他是多么轻啊!不错,这是因为我刚才听了一首圣诗的缘故。”   他走向那条又宽又深的河边,把那个装着赶牲口的老人的袋子扔到水里。他以为这就是小克劳斯了。所以他在后面喊:“躺在那儿吧!你再也不能作弄我了!”   于是他回到家来。不过当他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忽然碰到小克劳斯赶着一群牲口。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大克劳斯说。“难道我没有淹死你吗?”   “不错,”小克劳斯说,“大约半个钟头以前,你把我扔进河里去了。”   “不过你从什么地方得到这样好的牲口呢?”大克劳斯问。   “它们都是海里的牲口,”小克劳斯说。“我把全部的经过告诉你吧,同时我也要感谢你把我淹死。我现在走起运来了。你可以相信我,我现在真正发财了!我呆在袋子里的时候,真是害怕!当你把我从桥上扔进冷水里去的时候,风就在我耳朵旁边叫。我马上就沉到水底,不过我倒没有碰伤,因为那儿长着非常柔软的水草。我是落到草上的。马上这口袋自动地开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姑娘,身上穿着雪白的衣服,湿头发上戴着一个绿色的花环,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你就是小克劳斯吗?你来了,我先送给你几匹牲口吧。沿着这条路,再向前走12里,你还可以看到一大群——我把它们都送给你好了。’我这时才知道河就是住在海里的人们的一条大道。他们在海底上走,从海那儿走向内地,直到这条河的尽头。这儿开着那么多美丽的花,长着那么多新鲜的草。游在水里的鱼儿在我的耳朵旁滑过去,像这儿的鸟在空中飞过一样。那儿的人是多么漂亮啊!在那儿的山丘上和田沟里吃着草的牲口是多么好看啊!”   “那么你为什么又马上回到我们这儿来了呢?”大克劳斯问。“水里面要是那么好,我决不会回来!”   “咳,”小克劳斯回答说,“这正是我聪明的地方。你记得我跟你讲过,那位海里的姑娘曾经说:‘沿着大路再向前走12里,’——她所说的路无非是河罢了,因为她不能走别种的路——那儿还有一大群牲口在等着我啦。不过我知道河流是怎样一种弯弯曲曲的东西——它有时这样一弯,有时那样一弯;这全是弯路,只要你能做到,你可以回到陆地上来走一条直路,那就是穿过田野再回到河里去。这样就可以少走六里多路,因此我也就可以早点得到我的海牲口了!”   “啊,你真是一个幸运的人!”大克劳斯说。“你想,假如我也走向海底的话,我能不能也得到一些海牲口?”   “我想是能够的。”小克劳斯回答说。“不过我没有气力把你背在袋子里走到河边,你太重了!但是假如你自己走到那儿,自己钻进袋子里去,我倒很愿意把你扔进水里去呢!”   “谢谢你!”大克劳斯说。“不过我走下去得不到海牲口的话,我可要结结实实地揍你一顿啦!这点请你注意。”   “哦,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厉害吧!”于是他们就一起向河边走去。那些牲口已经很渴了,它们一看到水,就拼命冲过去喝。   “你看它们简直等都等不及了!”小克劳斯说。“它们急着要回到水底下去呀!”   “是的,不过你得先帮助我!”大克劳斯说,“不然我就要结结实实地揍你一顿!”   这样,他就钻进一个大口袋里去,那个口袋一直是由一头公牛驮在背上的。   “请放一块石头到里面去吧,不然我就怕沉不下去啦。”大克劳斯说。   “这个你放心,”小克劳斯回答说,于是他装了一块大石头到袋里去,用绳子把它系紧。接着他就把它一推:哗啦!大克劳斯滚到河里去了,而且马上就沉到河底。   “我恐怕你找不到牲口了!”小克劳斯说。于是他就把他所有的牲口赶回家来。   (1835年)   这篇童话发表于1835年,收集在他的第一本童话集《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里。故事生动活泼,具有童话和民间故事的一切特点,小朋友们读起来只会感到有趣,还不一定会意识到它反映出一个可怕的社会现实,那就是:为了金钱,即使对亲兄弟也不惜谋财害命,相互残杀——不过作法“很有趣”而已。这里面还反映出某些“正人君子”的虚伪和欺骗,并且还对他们进行了“有趣”、但是严厉的讽刺和批判。小克劳斯请求那个农夫的妻子让他到她家过一夜,她拒绝说:“丈夫不在家,不能让任何陌生人进来。”但牧师却能够进去。她的丈夫素来看不惯乡下的牧师,认为他是个“魔鬼”,因此牧师“知道她的丈夫不在家”,“这时(夜里)才来向这女人道‘日安’。”“这位贤慧的女人把她所有的好东西都搬出来给他吃。”不久丈夫忽然回来了,牧师就钻进一个大空箱子里去藏起来。丈夫揭开箱子,发现里面蹲着一个魔鬼,“跟我们的牧师是一模一样。”牧师表面上是满口仁义道德的人,但实际上却在这里做着不可告人的勾当。

大家好,今天我看了一本,安徒生童话图生童话里面的一篇故事名字叫夜莺。故事里内容主要讲了。王宫的树林里有一只夜莺,她的歌声非常好听。有一天,皇帝要听夜莺的歌,大臣们最后找到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说,我知道夜莺在哪儿。最后找了好几次都没找着。第三次他们往前走,看见夜莺在唱歌。大臣把夜莺送了回去。皇帝听让夜莺唱歌。他唱的歌非常好听,皇帝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最后每天都唱歌给皇帝听,有一天晚上一个商人走了过来他说我也有一个,歌声也非常好听,还很漂亮还能反反复复的唱。真的夜莺看到了,很伤心就飞走了。一年过去了一天晚上夜莺的身体里突然一不小心坏掉了,他再也不能唱歌了,还去找了很多人来修,最后皇帝生病了。这时,窗外响起了夜莺的美妙的歌声,皇帝的病就好了。 最后夜莺再也没有离开皇帝的身边。

图片 1

图片 2

图为安徒生雕像。

影像中国

4月2日是丹麦作家安徒生的诞辰。214年前,一个嗷嗷啼哭的男婴降生在丹麦小镇欧登塞一间窄小破旧的房间里。他出生时的木床,不久前刚充当过一位病逝伯爵的灵床,床头连黑纱都尚未褪去。这个在如此窘迫环境中诞生的孩子,就是汉斯·克里斯汀·安徒生。没人能想到,他日后会成为享誉世界的作家、丹麦的象征。

绝不放弃,坚持写就爱与美的艺术人生

安徒生的父亲是个贫穷的鞋匠,母亲呢,作家在自传中写道:“有一颗充满爱的心灵,对生活的世界却一无所知”。11岁时,他的父亲去世,母亲改嫁。14岁,他就收拾行囊,怀揣十几块钱,独自去首都哥本哈根闯荡了。离家之前,安徒生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虽上过慈善学校,但“几乎一个单词也拼不对”。他的人生,像极了他童话故事里那只丑小鸭,从卑微中出发,执着于自己的天赋之路,最终一跃成为天鹅。

安徒生的人生跌宕起伏。他热衷讲述自己,一生中写下的自传作品多达五部。在《安徒生自传:我的童话人生》里,他的童年穷困却不乏爱与尊重的滋养,虽然在一些研究者看来有些美化,但仍可作为理解其人生与文学的线索。他写到鞋匠父亲对文艺的热爱,每晚给他朗读拉·封丹、霍尔堡的作品,或《天方夜谭》里的故事,在休息日花一整天给他做精巧的玩具。

一家人用心将并不宽裕的生活过得温馨而精致。夏季的每个星期天,爸爸都会带他到树林里散步,令他热爱大自然。五月时节,妈妈会穿上唯一的连衣裙,参与父子俩的出游。“每当散步回家,她都要带回一大捧桦树枝放在擦亮的炉子后面,还总是把带叶的小树枝插在屋梁的缝隙里,用它们的生命来标记我们生命的生长。”妈妈把亚麻床单、窗帘浆洗得雪白,在厨房墙上挂满各种小画,如同一个小小的画廊。当别的孩子习惯于被老师责罚,安徒生的妈妈却主动找到老师说“请不要打我的孩子”。

这些充满爱与美、自尊与自重的启蒙教育,令安徒生从小便热爱艺术,并相信自己具有艺术天赋。14岁时,他来到举目无亲的哥本哈根,竟敢于循着报纸上的地址,敲开一位位著名音乐家、舞蹈家、戏剧家的门,毛遂自荐。这是非凡的勇气。

他尝试过唱歌、跳舞和演戏,却一一失败。但凭借在任何逆境下都要坚持下去的决心,即便被嘲弄、被辜负,安徒生还是不断寻找着机会,展示自己的才能。终于,皇家剧院的经理科林注意到了他,发现他虽有天赋,却欠缺系统教育。科林向国王申请资助,把安徒生送入斯拉厄尔瑟文法学校。这成为改变他命运的关键一步。也许正因此,在安徒生的自传里不断出现这句话:“你得去上学。”

22岁时,安徒生被哥本哈根大学录取。他获得国王的旅行基金资助,一生完成长途旅行29次,走遍欧洲,甚至抵达北非。一路上,他不断拜访当时的欧洲文化名人,从作家雨果、狄更斯和海涅,到音乐家门德尔松和李斯特……人们惊讶于这位年轻作家身上的勇敢与莽撞,即便名不见经传,也要想办法叩开这些名人的大门。这段经历也被安徒生记录下来,在自传中,他留下一幅19世纪欧洲文化领域细节饱满的长卷。历经岁月,这些历史的肖像终成文化的宝藏。

常怀希望,用儿童视角创作透视人性的童话故事

终其一生,安徒生创作了大量童话、小说、戏剧、诗歌、游记,直到今天,这些作品仍被广泛阅读。但真正令他不朽的,还是童话。这160多篇或长或短,少量取材于民间传说、大部分由他原创的童话故事,在全世界译本众多、发行量巨大。

很多人认为童话是写给儿童的读物,事实上,大部分安徒生童话都不是专为孩子而写。从出版第三本童话集开始,他就特意去掉了“讲给孩子听”。借用孩童的天真视角,作家透视人世的悲欢,人性的渊薮。在他的童话里,孩子们收获了瑰丽的想象、坚韧的意志和爱的抚慰,而成人领悟到的则更复杂,也更广阔。

例如《海的女儿》,小时候看只觉得是个玫瑰色的、为爱献身的故事。长大后重读,才发现它的叙事里有着迥异于其他王子公主类童话的独立女性视角:小美人鱼始终在自己做选择,为了追求永恒灵魂和理想生活,她决意从海底到人间去,宁愿放弃长达300年的寿命,并用声音交换一双腿——这背后不仅仅是爱情。为坚持初心,小美人鱼放弃刺杀王子,宁愿化为泡沫消逝,最终来到精灵的世界,得到天使的祝福:只要她一直积攒善行,就会获得永恒的生命,亲手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不灭的灵魂。在爱情故事的外壳下,这是一个女孩追寻自我、不断选择,最后获得重生的故事啊。

安徒生的感伤中常怀希望,他用令人心颤的诗意,为悲剧铺上一层如月光般温柔的底色。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天寒地冻中单衣赤脚的小姑娘,在火柴的微弱光芒里瞥见幸福生活的样子,伸手被幻影中慈爱的祖母揽入怀抱。《没有画的画册》里,32个独立的小故事,写遍藏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无常和死亡。但因为故事是由每晚爬上阁楼与穷苦诗人约会的月亮讲出,起伏不定的命运中仿佛又多了一点安抚人心的“确定”——月亮总会升起,未来总会来临。这样的天真与悲悯,给了安徒生童话经典文学的质感,也令人读后灵魂久久震荡。

在安徒生笔下,现实与幻想水乳交融,他以天真又悲悯的情怀写就的童话故事,具有超越时代的经典与美,历经两个世纪而毫不褪色。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21日 07 版)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