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讯:迟子建最新中篇小说《候鸟的勇敢》讲

作者:王中王救世网

摘要: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其新书《候鸟的勇敢》后记中如是说。日前,迟子建携新书同百余读者朋友在北京蓬蒿剧场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我们所面对的世界,无论文本内外,都是波澜重重。夕阳光影下的人,也就有了种种心事。”著名作家迟子建在其新书《候鸟的勇敢》后记中如是说。日前,迟子建携新书同百余读者朋友在北京蓬蒿剧场一同朗读并分享创作感悟。

图片 1去不了的地方叫做远方,回不去的名字是故乡《候鸟的勇敢》原著|迟子建解读|沉坚述欢迎来到我们的每天一本书栏目,我将用一篇文章的长度,来向您讲解书中精髓。今天,我们要一起读的书是《候鸟的勇敢》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大自然从未停止它流转的脚步,追寻着温暖而迁移的候鸟们也从未停止过它们的征途。今天给大家分享的这本书《候鸟的勇敢》,以候鸟迁徙为背景,讲述了发生在东北瓦城里的故事。故事里有老实憨厚的张黑脸,红尘未了的德秀师父,巧舌如簧的周铁牙,卑鄙平庸的老葛,还有在官场上风生水起的各位官员。这些人之间的情与爱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展开,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本书的作者迟子建是当代著名作者,文坛的一颗明星,她曾获得过茅盾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并且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她著有长篇小说《树下》、《晨钟响彻黄昏》,小说集《北极村童话》、《白雪的墓园》等等。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走进这本书。迁徙的鸟,奔走的人寒冬一过,雁将北归,每逢这个季节,金翁河会迎来大批回迁的候鸟,候鸟人也在这个时节重新回归瓦城。瞬时间寂静了一个冬季的瓦城也热闹了起来。今年又逢好天气,这让金翁河比往年早开河了一周。张阔在帮父亲张黑脸打包行囊时,接到了金翁河候鸟管护站站长周铁牙的电话,他是要提醒张黑脸今年开河早,他们明天一早便去往管护站。除了必要时候进城,张黑脸与周铁牙的大部分时间将要消耗在管护站里的候鸟身上,直到寒冬来临。偌大的候鸟管护站其实就只有站长周铁牙和管护员张黑脸。张黑脸原名张树森,他原本是防火办的一名扑火队员。有一年,他在山中扑打山火时与主力扑火队员失联。他从森林里走出来后,声称自己遇见一只老虎后吓晕了过去,等醒来,天下着雨,一只白色的大鸟正在展开双翼为他遮雨。当时大家都认为他在瞎说,认为他是被吓傻了,防火办的领导认为他痴傻不适合再做扑火队员,于是给他办了病退。张黑脸的妻子去世之后,他的女儿张阔便搬去与他同住,把他的几间房隔起来做了个小客栈,专供春夏到瓦城的候鸟人。站长周铁牙是瓦城林业局副局长罗玫的舅舅。这管护站提早开河,恐怕没有人比他更开心了,因为这意味着他的腰包又要鼓起来了。周铁牙在管护站的这些年他凭借着外甥女这层关系,没少将管护站的经费偷偷塞进自己的腰包。他想在退休之前多捞点,好在晚年也像候鸟人那般去南方过冬。管护站的屋子里经过了一个寒冬变得有些潮湿,等收拾好了一切,周铁牙饿了。可是灶台被黄鼠狼给弄塌了,周铁牙只得命令张黑脸重新把灶台给砌起来。灶台是砌好了,但不能马上用,因为刚砌好的灶台马上使用容易被火烤裂,周铁牙无奈只能吃带来的烧饼。此时的张黑脸还惦记着给松雪庵的几位师父送雪里蕻,当然他主要惦念的是庙里的德秀师父,于是他大胆提议去松雪庵吃斋饭。松雪庵俗称娘娘庙,它和管护站在金翁河的一左一右,两地相距不远,却因为山的阻挡无法相望。尽管有山的阻隔,也阻止不了他们的时常来往。娘娘庙里有着三位尼姑,她们的法名分别是慧雪、云果和德秀。慧雪是这里的主持,她和云果都是瓦城宗教局从外地请来护法的,只有德秀是半路出家的瓦城本地人。三个人中德秀的年龄最大,她的遭遇可以说人尽皆知。出家前,德秀她嫁过三个丈夫。头两个丈夫都死于非命,与第三个丈夫结婚后,男人总觉得她克夫,所以她一直活的战战兢兢。无奈之下,德秀最终提出了离婚。德秀与第二任丈夫其实还有个女儿。女儿在南方打工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大自己二十岁的男人。后来,女儿嫁给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在他们结婚的蜜月时却突发脑溢血死了。德秀女儿将这怪罪到德秀身上,说德秀是被诅咒了的,于是女儿从此与她决裂,再不来往。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德秀想到了死,幸好瓦城政府部门知道她的遭遇后,动员她到松雪庵做了尼姑。打点关系的回城之行在瓦城春来冬去的除了候鸟,还有候鸟人。候鸟人大部分都是一些有钱人,他们要么是靠自己的血汗挣出来的商人,要么是靠贪腐有钱的官员。他们与候鸟一样在凛冽的寒冬离开去到温暖的南方,等到瓦城春暖花开大雁归来时,他们也随着迁回来。对于候鸟人来说,他们的世界总是春天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能走的和不能走的,在瓦城人心中扯开了一道口子。在今年回归金翁河畔的夏季候鸟中,多了一个品种,就是东方白鹤。张黑脸见到东方白鹤的第一眼便兴奋起来,这东方白鹤不就是当年守护着他救了他一命的大鸟吗!张黑脸对鸟的热爱也是从那次被救之后开始的,此时的他正在悉心照看着金翁河畔的候鸟们,尽心尽力。东方白鹤的到来,让周铁牙也分外欣喜。因为这种罕见鸟的到来,给了周铁牙一个很好的由头去城里申请更多的管理经费,经费只要一批下来便也就塞进了他的腰包。在外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周铁牙深知要毫发无损的贪污保护站经费,就得溜须拍马,定期给那几位有权的人送点实惠。所以,每年开河之时,也是周铁牙打点关系的时候。每年他总会瞒着憨呆的张黑脸抓几只肥美的野鸭进城送给利益相关人。周铁牙在捕野鸭的前夜,总会好好的犒劳一下张黑脸。为了保证张黑脸不起夜,一直睡到日上三竿,周铁牙会在给张黑脸的烧酒里兑上安眠药。等张黑脸睡过去后,他便偷偷的用他之前做好的捕猎工具开始作案。张黑脸曾经问过他这些工具是干嘛用的,周铁牙骗他说是捕鱼用,张黑脸没有怀疑。周铁牙今年运气不错,他抓住了四只野鸭。但是在他驱车出瓦城森林检查站时,没有像往年那么顺利。瓦城森林检查站常年有人值守,他们主要查猎杀野生动物,偷伐林木等。过去的很多年里,检查站对管护站的车辆从不检查。今天站在检查站岗位前的一个是老葛,一个是陌生面孔。老葛是瓦城森林检查站的执勤人员之一,他是瓦城人,与周铁牙也算是老相识了。今天站着的陌生面孔是小刘警官,他是公安局派来的干警,工作比较认真。可就在周铁牙打岔与小刘警官套完近乎要被放行时,老葛却没打算就此放过他。周铁牙只能硬着头皮任凭老葛检查了车厢。最终心怀私利的老葛为了要挟周铁牙给即将大学毕业的女儿找工作,故意放了他一马,让周铁牙得以顺利进城。进城的周铁牙先去了林业局局长邱德明家,邱局长的父亲邱老爷子,是瓦城典型的候鸟人,他冬天去三亚,初夏再回到瓦城。邱老总是说开河的野鸭,是天下第一美味,每年也盼着周铁牙的送来的野味。从林业局长家离开,周铁牙又带着一只野鸭去了他那位已然是林业局副局长的外甥女罗玫家。罗玫,最喜欢吃开春时节的干锅鸭肉。贿赂完了领导们,周铁牙将剩余的一只野鸭,以四百元的价格卖给了瓦城的福泰饭庄的老板庄如来。庄如来财大气粗,在当地也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送完了野鸭他还有一件事,就是去营林局,他要把拍来的东方白鹤的照片给局长蒋进发看,好申请追加管护经费。最终周铁牙“满载而归”,蒋进发看了东方白鹤的照片后,多给周铁牙批了一万五千元。同时,作为摄影爱好者的蒋进发,决定要与周铁牙一起回一趟金翁河亲眼看看这非比寻常的大鸟。两颗迷失在尘世的灵魂周铁牙在瓦城四处打点之时,松雪庵的德秀师父一大早便来到了管护站,她是为了那两只在庙内做了窝的东方白鹤而来。可是,张黑脸这时还在蒙头大睡。德秀师父不便叫酣睡的张黑脸,只得退出屋外等到他醒来。张黑脸醒来后,德秀师父向张黑脸诉说了白鹤给松雪庵带来的苦恼。这对白鹤在松雪庵的三圣殿顶做了窝倒是没什么,可是它们总是在上面交尾,并且发出奇怪的声音。毕竟这是在佛堂上,是对佛祖的不敬。而且白鹤喜欢吃老鼠,她们去殿内添灯油的时候,总看见白鹤叼着老鼠飞来飞去,吓的她们都不敢去上香点灯了。她希望张黑脸能想个办法给大鸟们挪个窝。然而,张黑脸却说大鸟是他的救命恩人,是神鸟,不能端它们的窝,再说它们马上要孵蛋了,不能让它们和孵出的小白鹤居无定所。张黑脸都这么说了,德秀也不便再说什么。她趁张黑脸去喂鸟的功夫,进了灶房给张黑脸做了顿早饭。谁成想张黑脸吃完德秀师父这顿简单的疙瘩汤,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张黑脸这是感动,毕竟他在妻子去世之后的很多年里,没有吃过女人特意为他做的饭了。德秀师父与张黑脸的感情在他们之前的很多次的交往中悄然的发生了。德秀师父走后,张黑脸史无前例的感到孤独,即使他在屋子里找各种事情来做也无法将这种感觉掩盖。憨傻的张黑脸当然不会明白,此时是一颗叫作爱情的小芽正在他的心中生长起来。为了缓解自己这种孤独感,张黑脸决定去拿周铁牙做的须笼捕鱼,晚上炸鱼酱吃。当他进了储物间,拎起周铁牙做网笼时,被网笼中的鸭毛惊住了。他认得,那是斑背鸭的羽毛,他猜测周铁牙可能用网笼捕了野鸭。张黑脸阴沉着脸,攥着鸭毛走出木屋,他在木屋外的木墩上坐了一夜,他要等周铁牙回来,亲自审问。这是个波澜重重的世界一宿没睡的张黑脸,在第二天见到周铁牙时,便开始严厉质问他。张黑脸态度明确并一副要为野鸭们报仇的样子。周铁牙被张黑脸问怕了,他忙搬出蒋进发打岔。他知道张黑脸这脑子一会儿便会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果真不出周铁牙所料,这件事情就被他轻而易举的糊弄过去了。这就是周铁牙对张黑脸满意的地方,他又呆又傻且听话,重要的是他敬业又懂行,这令周铁牙省了不少心。蒋进发在管护站的日子,呆傻的张黑脸总能说出一些令人发笑的话,用蒋进发的话来说就是听张黑脸说话比看电视里的相声小品都有意思。蒋进发在金翁河管护站逍遥自在了四天后,准备回城了。他想在回城之前去松雪庵拜一拜。周铁牙打发张黑脸陪蒋进发去,蒋进发也乐意于张黑脸同行。张黑脸在出发前还特意换了衬衫和袜子,还采了一篮子野菜准备带给松雪庵的师父们吃,可就在这个时候卫生局的副局长郭顺全副武装的来了。原来是瓦城发生了一起疑似禽流感事件。邱局长的父亲邱老和福泰饭庄的老板庄如来,都在这场疑似禽流感事件中死亡。邱老爷子当然不敢说他吃了周铁牙送的野鸭,他只是含混地说自己到过宰杀候鸟的场所。庄如来呢,则说别人卖给他一只野鸭,他吃后便头痛难忍。虽然体温正常,他却自觉浑身发热。周铁牙的姐姐周如琴也感冒进了医院,她告诉医生她前些日子去候鸟管护站看过自己的亲弟弟。因为这一系列事件,卫生局怀疑是他们让候鸟传染了病菌,于是将管护站和娘娘庙都进行了隔离封锁。在被隔离的几天时间里,张黑脸除了负责消毒工作,依旧是悉心的照顾那些鸟儿们。周铁牙照旧如常。蒋进发却把自己关进了屋子里,出去上趟厕所也要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生怕感染禽流感。在屋子里的这些天,蒋进发猜测到周铁牙捕杀了野鸭送了出去,但他也知道周铁牙不会承认。他暗暗对候鸟做出承诺,如果他能不被传染上禽流感,等他回城一定要给管护林增加人手,避免这些候鸟再遭猎杀。在隔离的第四天,一辆警车的驶入,宣告了隔离的结束。所谓的禽流感最终查明是误诊。虽然最后的医学证明他们的死亡各有其因,与候鸟毫无瓜葛,但是瓦城关于候鸟的传说却此起彼伏了。瓦城人坚信去世的邱老和庄如来是候鸟所为,这些正义的大鸟们以禽流感方式惩罚了恶人,候鸟成了正义的化身。有人遭遇风雪,有人逢着彩虹在禽流感风波过去以后,老葛约周铁牙去平安街的如意蒸饺店吃饭。老葛打算用他拍下的车厢内的野鸭视频威胁周铁牙解决他女儿的工作问题。尽管周铁牙对老葛威胁自己感到生气,他还是找了外甥女罗玫。老葛女儿工作眼看就要解决了,可老葛女儿无意走父亲为她铺设的道路。老葛觉得女儿的事情如果不办了,就让周铁牙给自己提个干。周铁牙威胁老葛如果他再这样,就找黑道的人给他来场交通事故,从此老葛不敢再招惹周铁牙。回到瓦城的蒋进发也信守了自己的诺言,他为管护站派去了尽职尽责的石秉德。有一天,石秉德救回了一只受伤的雄性白鹤,这只白鹤正是在三圣殿做窝的那只,它被偷猎者的超强力粘鸟胶缚住在树杈上,一条腿折了。石秉德一直悉心照料这只白鹤,直到后来石秉德走了换成了不负责任的曹浪。张黑脸与德秀师父的感情也在某天晚上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那天德秀师父去管护站,恰巧只有张黑脸一个人,两人越过雷池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事情发生以后两人都很自责,一直等着受到佛祖的惩罚。秋天都来了,惩罚却迟迟没有来,张黑脸暗暗决定等送走了候鸟,他就回家娶了德秀。冬天快要来了,大部分的候鸟已经开始迁徙,那只受伤的东方白鹤迟迟没有好起来。张黑脸甚至做好了在这里陪着它过冬的打算。为此他也在推迟着娶德秀的时间。最后一批东方白鹤在黄昏时分也开始了迁徙,受伤的白鹤的妻子在临行前与它耳鬓厮磨依依不舍的告别。令张黑脸惊讶的是,没过几天,先前那只飞走了的东方白鹤将自己的孩子顺利送上迁徙之路后又折返回来,它依旧是放不下自己的伴侣。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雌性白鹤一次一次的领飞,它想带领着受伤的白鹤走出这片寒冬。终于,它们在一个灰蒙蒙的时刻,飞离了已经结冰的金翁河。白鹤飞走的第二天,张黑脸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心心念的德秀。两人一起吃了早饭后,去山里拾柴,两人一路往南走了很远很远。当他们准备返回时,却发现了那对刚刚飞走的白鹤,它们终究没有逃出命运的暴风雪。张黑脸与德秀埋葬了它们后,天已经黑了,当他们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回走时,却发现他们根本找不到来时的方向,可还好他们此刻拥有彼此。以上就是本书的精华内容。瓦城是座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的小城。在这里发生着的故事,都发生在小人物身上。这故事中人物的身上,有着你我的身影。我们中有人狡黠,有人高傲,有人憨实。实际上,生活在世俗这张大网之中,面对复杂的人情世故我们无处遁逃。就像迟子建在书后记中写道的那样,“出了这个门,有人遭遇风雪,有人逢着彩虹;有人看见虎狼,有人逢着羔羊;有人在春天里发抖,有人在冬天里歌唱。浮尘烟云,总归幻想。悲苦是蜜,全凭心酿。”无论身处什么年代,我们没有人能够轻易摆脱命运巧合的安排,挣脱现实的桎梏。尽管如此,伴着伤痛,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在历史的长河中走出自己的生命轨迹,活出自己的模样。哪怕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满是喧嚣,哪怕我们在忙碌中越走越远,忘掉了出发时的理想和目标,但只要保持心灵的纯净,就能更好的与时代的浮躁相抗争,能走的更远,实现人生的目标。愿你我能够保持那份善良与纯真,历尽世间浑浊,依旧做勇敢的候鸟,去追求人世间的真情。以上就是我们今天慈怀读书会每天一本书的全部内容,这是慈怀读书会每天一本书的第四百五十九本书。因书明理,以慈怀道,关注慈怀读书会,每天读完一本书,把自己活成你喜欢的样子。*文:沉坚述,慈怀每天一本书签约作者,90后的软妹子,静谧温柔爱文字。今日话题红尘拂面,寒暑来去,所有的翅膀都渴望着飞翔。读完这篇文章,你如何看待这些发生在瓦城的故事?

图片 2

图片 3

这是一个关于候鸟和候鸟人的故事。在北方小城瓦城,候鸟随着季节迁徙,城里的“上层人”为了躲避漫长的凛冬,如候鸟一般,在南方安起新家,成了“候鸟人”。小城生活看似波澜不惊,却暗流涌动,世外桃源般的候鸟自然保护区内,管护站和娘娘庙里的五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前尘往事。

《候鸟的勇敢》封面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候鸟的勇敢》是迟子建中篇小说里篇幅最长的一部。这部小说以候鸟迁徙为背景,讲述了东北一座小城里的浮尘烟云,既触及东北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比如,人情社会与体制迷思,又将“有情”藏匿在东北严峻的社会现实背后——红尘未了的德秀师父、老实憨厚的张黑脸,他们因孤独与善良而相拥的情感。这些人、情、心融汇到东北莽林荒野中,汇聚成迟子建的文字力量。此次“所有的翅膀都渴望飞翔——迟子建新书《候鸟的勇敢》朗读首发会”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与蓬蒿剧场特别策划,首次以朗诵加对谈的形式召开新书发布会,用声音来展现迟子建文字的美感,用朗读来分享文学的质地。在朗读环节,来自全国各地的迟子建的“灯谜”们接力朗读《候鸟的勇敢》新书精选片段,著名作家阿来则用用四川话朗读了《候鸟的勇敢》的结尾。

图片 4

图片 5

迟子建在活动现场在对谈环节,阿来分享起他与这部小说的缘分:“第一次读到《候鸟的勇敢》是在一本杂志上,我觉得很暖心,这部小说结构很丰富,像西方的交响曲,一层一层呈现在读者眼前。”阿来认为,在中国很多作家只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少注意到自然界与人的关系,而迟子建的这部小说从自然界出发,用候鸟的生命形态对小说的主要人物形成一种灵魂上的启示和救赎,自然与人形成了一个互相映衬、互相对比、最后互相提升的关系。活动现场,作为长期致力于书写东北的作家,迟子建倾吐着对这片土地爱的热烈与深沉,对这部小说中人物、环境的喜爱和眷恋:“我在写小说的时候会想象着那些候鸟的模样,到黄昏出去散步就又碰到这种鸟,可以说我整个儿生活都在这本书的情境中。事实上,我在写小说的时候,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生活,德秀师父、张黑脸等等都和我生活在一块儿。” 收藏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