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讯:4年写了部16万字的小说

作者:王中王救世网

摘要: “作家需要生活,不过生活不需要作家。”科幻小说《追逐太阳的男人》的作者翼走这样说。作家的文字,始终是和自己的阅历长在一起的,每一本精彩小说的诞生,都可能蕴藏着读者想象不到的生命旅程。科幻作者翼走曾在银 ... “作家需要生活,不过生活不需要作家。”科幻小说《追逐太阳的男人》的作者翼走这样说。 作家的文字,始终是和自己的阅历长在一起的,每一本精彩小说的诞生,都可能蕴藏着读者想象不到的生命旅程。 科幻作者翼走曾在银行实习过,当过理财产品经理,做过柜员,后来改去当铺上班。选择当铺,很大程度因为清闲,12小时工作制,做一休一。不算太忙的工作节奏,让翼走可以拥有充足时间看书和写作。 “我主要的岗位工作是开具当票、收银、保管和鉴定。基本上可以把那个场所视作一个快餐店,客人进来当东西,然后拿钱。”翼走接触的顾客,有商人、白领、各行各业的人以及无业游民,若要概括一下当铺顾客的基本特点,那就是都急需用钱。 “当铺的工作曾是我观察世态人情的窗口。”翼走谈起自己的当铺工作生涯,“来我们这里的人,有败家子、赌鬼,也有一些人因为感情原因而当掉礼物和纪念品。每一个东西后面都有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我们爱莫能助。” 翼走回忆,有的情侣交往时关系非常好,送这个送那个,一旦分手,男生把礼物要回来,女生觉得礼物看起来不舒服,就要把它当掉。 “有的人分手之后又复合,跑过来问当掉的东西是否可以还给他们?有一个客户的东西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过来取,突然有一天跑过来问这个东西还在不在?我说太长时间了,已经处理掉了。他当场哭了起来,说那是非常有纪念价值的,是恋人送给他的。” 翼走对有一位女顾客印象很深,她之前当的东西都是高档的首饰、名表,人也长得漂亮,来过几次之后成了熟客,突然有一段时间她人不见了,东西放在当铺里,也不过来付利息(付利息可以保留当品)。“这种情况非常正常,很多客户都是来着来着突然消失了,像人间蒸发,我们还是把她价值大的东西一直留着。” 突然有一天那位女顾客的妹妹来了,告诉翼走他们,姐姐已经去世了,整理遗物时发现她在当铺当过东西,想取回去。“据说女顾客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被当时的老板看中,一直不工作,过了近十年。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向包养她的老板提分手,对方马上答应,还给了分手费。最后也许是想不通,也许觉得坚持不下去,女顾客选择了自杀。” 翼走感慨,他在当铺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总有许多匆匆来去的顾客,会主动与他分享不同颜色的人生。 如今翼走全职写小说,虽然在当铺观察世态人情的经历,没有直接体现在他目前发表的作品中,但潜移默化中对自己创作人物这方面造成了影响,“也许某个不重要配角身上,就有过某个顾客的影子”。他一直想要创作一部以当铺为题材的科幻小说。 日前,在豆瓣方舟文库“一本书背后的多重人生”的新书发布会上,豆瓣阅读人气作者邓安庆说:“我们大学毕业后,很少接触到所谓底层民众的生活。” 已经出版《纸上王国》《山中的糖果》等多部作品的青年作家邓安庆,大学毕业后职业种类之繁多,要远远胜于很多同龄人。来北京前,邓安庆前前后后辗转三座城市,做过七八种工作,也因此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底层生活。 毕业后他先入职襄阳一家广告公司,每月收入仅800元,中间被派到白酒厂、食品厂做宣传;后来转战西安,住在城中村,上午找工作,下午写作,混迹过眼睛矫正企业、杂志社、企业培训公司,但都不如意。邓安庆索性又去了苏州,在一家木材加工企业负责文案宣传、法律对接等文书工作,大约两年半的时间,月薪2000元,住工厂里。 “我那时候接触到的这些人,他们的苦痛哀乐是在我们经验范围之外的,但他们不会写自己的心情,而我经常会看到这些人,我觉得他们的生命是被我们忽略的,所以我也想写这样一些人。”邓安庆最近出版的新作《望花》,就是他曾经在酒厂走访时的一段真实经历。酒瓶检查流水线上几位阿姨几十年如一日地干着单调的工作,给他内心带来极大震撼。 平凡小人物的命运,总是会引起邓安庆的注意。他不会走得更近,不会主动聊天,而只是在旁边做一个观察者。比如在木材厂上班时的某个极其炎热的夏日,他去厂里送材料,看到一辆叉车上面摆着一块木板,上头睡着一位年轻的女工——她中暑了。“我看到这样一位女工,就在想,她一定也会有自己的爱和哀愁。” 在那段生活起居固定于木材厂空间的时光里,邓安庆有心无意间,默默观察周遭人群的生存状态。比如他隔壁住着保安,以及初中辍学出来打工的90后们,邓安庆就会留心这些青年流露的想法;因为工作和行政部门产生较多交集,他会时常看到一些为工伤索赔或讨债的工人,与公司的人事经理费力撕扯。“这些工人很可怜,没有学历和后台,我会关注和同情这些弱小的人,看他们的命运如何在现实中挣扎。” 在观察木材厂小社会的群体面貌同时,邓安庆个人的发展轨迹也出现重要转机。2009年他注册了“不知道干啥用的豆瓣”,把一些早先写的小说放上去,结果意外得到不少豆瓣“友邻”的称赞和推荐,邓安庆继续在这个平台写下去,一口气发了十几篇文章。 在豆瓣积攒了一定人气后,出版社编辑开始联系邓安庆,第一本书《纸上王国》出版了。拿着“处女出版物”的稿费1万多元钱,邓安庆离开苏州,一路北上,在北京先后从事出版、互联网编辑等职业,如今全职写作。 有朋友如是评价邓安庆:“有着职业小说家的诉求,为了写作,放弃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又为了打破身份的局限,到处浪,去体验生活,这有一点点冒险,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认定。”经历固然是文学的养料,可邓安庆觉得,他的诸多丰富体验,始终是接受生命自发的安排,而他从不脱离生活,遇见什么,就写什么,一切自然而然。并且,不管身处哪种境地,写作一以贯之,就像保护膜,使他不必与现实直接肉搏,令他心境变得平和。 邓安庆说,其实写作养分的核心来源,当属母亲,以及乡村家园。“我熟悉乡村,那是我生活的地方,熟悉他们怎么呼吸,怎么做事情。所以现在我每次回乡村,迎面走来的都是小说原型,我挺不好意思的,他们都不知道被我写进小说了。”

摘要: 两位作家,不同国家不同类型,同一时间,同一题材撰写一部小说早就有许多大师写下自己在“半梦半醒之间”,如何成为“天真和伤感的小说家”小说家和读者都将不再孤独,因为他们都对同一个世界心领神会深圳晚报记者 ...

摘要: 3月18日,我的又一部小说《命》第一稿收笔。晚上11时30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朋友圈发了微信,并附上了简单装订成册的图片。没想到,十几分钟,就有20多位朋友给我点赞,并发表评论。接近午夜,还有这么多人没 ...3月18日,我的又一部小说《命》第一稿收笔。晚上11时30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朋友圈发了微信,并附上了简单装订成册的图片。没想到,十几分钟,就有20多位朋友给我点赞,并发表评论。接近午夜,还有这么多人没睡,大家都是很拼的。其实,我写的这部小说,就是讲了一个字:“拼”。主人公有一句很经典的话:“路是闯出来的。命是拼出来的。”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写这部小说,是爱好?冲动?还是其他?我还不好回答。记得四年前,报社招了一批年轻人,大家都在谈小说,我随口插了一句,“我也在写小说。”大家就七嘴八舌地问我写什么内容。我说讲的是门对门两家人家的爱恨情仇,当时就把小说的名字叫做《门对门》。从此,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写着写着,就将名字改成了《命》。主人公是个女的,故事就讲她与命运抗争的过程。历时四年,终于完成。故事从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高考讲起。在北方一个很普通的农村,门对门的一对男女正谈恋爱。后来,男青年考上学校去了省城,抛弃了女子。女子到省城找他算账,路遇另一位男子。这位男子爱上了她,她还爱着对门家的男子。后来她不想和前男友再“纠缠”,决定和追她的男子好时,该男子又因交通事故被羁押。命运多舛,苦不堪言。屡屡有爱,屡屡失爱。许多人劝她这是命,穷命,而她就是不信命,通过自己的努力,创办了一个企业,居然成为一名企业家。也算是一个励志的故事吧。故事中既有女主人公在阴间与阎王爷斗智斗勇的情节,也有她在外星球上惊奇的遭遇,还有武打的过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耐人寻味。几位友人看后予以好评,该书预计在8月份出版。

图片 1

两位作家,不同国家不同类型,同一时间,同一题材撰写一部小说早就有许多大师写下自己在“半梦半醒之间”,如何成为“天真和伤感的小说家”小说家和读者都将不再孤独,因为他们都对同一个世界心领神会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对于很多人来说,小说家是一个充满未知数的身份。他如何能成为一名小说家?作家经历了怎样的生活?生活和小说之间有没有边界?近日有两本新书,不约而同写到了这个题材,一位是日本超人气作家石田衣良的新作《孤独小说家》,讲了奋斗了十年的小说家终于成名的暖心故事;还有就是郑渊洁的《智齿》,小说中处处能见到郑渊洁本人的影子;构建了很多虚构世界后,小说家往往也喜欢写写自己,虚构与现实,小说与人生,在不通过作家笔下发生了重合。有颜值,有才气 他是文坛“裴勇俊”石田衣良是当下日本最炙手可热的作家,不仅有才气,还是颜值担当,是日本当下年轻人最喜爱的作家之一。他被评论界誉为“捕捉现代感觉的妙手”,被日本作家曾志成称为“作家贵公子”。1997年,石田衣良凭借《池袋西口公园》跃升为日本当代最具人气的男作家,2003年又以《十四岁》摘得日本文坛最高荣誉的直木奖。在日本文坛,他是与村上春树、东野圭吾、宫部美雪、伊坂幸太郎比肩的中坚作家。石田衣良之于日本的年轻人,就如同哈利·波特系列之于整个欧美。石田衣良以宽容、温暖的文笔描写日本当代的这批年轻人。在全日本调查列出“职业女性最想咨询人生的作家榜单”中,石田衣良位居榜首,他还被读者们亲切地称为文坛的“裴勇俊”。2016年4月,石田衣良的《孤独小说家》首次在大陆出版。简单来说,《孤独小说家》之于石田衣良就好比《解忧杂货店》之于东野圭吾。书中,孤独小说家青田耕平出道十年,籍籍无名,他的作品从来没有加印,经济拮据。另一方面,三年前,妻子的去世也深深困扰着他。即便经受了如此多的不幸,他仍然坚守梦想。石田衣良塑造的这位孤独且历经挫折仍然勇敢前行的小说家形象,其实集中呈现了日本作家和日本出版业的面貌。已经写作20年的他,深知写作、出版畅销书的不易,所以《孤独小说家》贴近的不只是社会现实,更是每个人生命中对于梦想的惦念和追求。石田衣良曾在采访中透露:“我在7岁那年,一次放学途中经过一座图书馆,很喜欢里面的气氛,此后每天都会去两次,也在那边看了很多的书。” 学生时代他每年看1000本书,平均每天2.7本。“书里的故事带给我非常多乐趣,觉得要是自己以后也能变成一个写故事的人,那就太好了。” 自此,写小说,就成了石田衣良心之所向的“一生的天职”。很多现代人已经忘记了曾经的“心之所向”,任其变成内心流失的东西。东野圭吾在出版《解忧杂货店》时,也曾追问:“如今回顾写作过程,我发现自己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应该怎么做?”这一次他不是“童话大王” 而是郑渊洁与日本文坛的“裴勇俊”不同,郑渊洁是当今中国最受孩子们欢迎的童话作家,有“童话大王”之称。他的童话作品以全新独特的面貌征服了全国亿万小读者,他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和舒克、贝塔,在中国孩子中无人不晓。3月22日发布的第十届作家榜主榜,郑渊洁名列第三。郑渊洁近日推出的新作《智齿》,不是童话,而是他自己特别喜欢的长篇小说。我们可以将这部现实与虚构交织的长篇小说看作郑渊洁的半自传,从而了解他的人生。如果你是童话大王郑渊洁的忠实粉丝,读起《智齿》可能不会陌生:荒诞畅销书作家梁功辰,一直以来深受读者欢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有一天他在医生的劝告下拔除智齿后,突然丧失了写作才能。原来,天才之所以成为天才,是由于他们在拥有智齿的同时,还拥有连接智齿和大脑的黄金通道。已经和他签约出版新书的出版社心急如焚,梁功辰更是惶惶不可终日。梁功辰迫切地想要重新安装这颗智齿,来恢复自身的写作才能。与此同时,一些居心叵测的人也想利用这颗智齿来为自己赚钱,于是,故事围绕这个寻找的过程展开……《智齿》不同于郑渊洁以往的体裁,它更让人们理解一个作家为何会投身写作。半梦半醒之间 小说家天真而感伤除了这两本新书,其实早就有许多大师,写下自己在“半梦半醒之间”,如何成为“天真和伤感的小说家”。比如2014年诺奖得主帕特里特·莫迪亚诺的《夜的草》,用“记忆与遗忘、现实的残片与幻想的光芒”编织出一个色彩绚丽的“锦绣花饰”。与《孤独小说家》、《智齿》一样,小说以一位作家为主人公,“作家”无意中发现了一本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旧笔记本,五十年过去了,笔记本里记录的文字将他带回到蒙帕纳斯、大学城、左岸以及那个“去殖民化”时代,作家也借此发现了一段昔日的时光。空间与时间的错位,现实与诗意的混淆,让这部小说成为一个扑朔迷离的青春梦幻曲。另一位诺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的《天真和感伤的小说家》,因为是一本演讲集,更满足一个小说家对读者的揭秘和渴望。2009年帕慕克应邀在哈佛大学做了六场演说,即著名的诺顿演说,大家熟悉的博尔赫斯的《诗艺》,卡尔维诺的《新千年文学备忘录》,也一样出自这里。帕慕克说,对于现代的世俗化个人来说,要在世界里理解一种更深刻、更渊博的意义,方法之一就是阅读伟大的文学小说。这本小书的力量主要不在于他对小说的理论化阐释,而在于他声明了对小说的信念。帕慕克仍然相信,创造世界是小说家的真正使命。《天真和感伤的小说家》里那个中国读者熟悉的老帕,充满纯真地乐观召唤着大家:“让我们来读小说吧!”此外,还有一本《一位年轻小说家的自白:艾柯现代文学演讲集》,老艾柯在书中全面坦陈创作心迹,回顾三十年创意写作诸多法门——1980年,艾柯出版处女作《玫瑰的名字》时已年近五十,该书大获成功,畅销不衰。由于作为小说家的生涯仅仅始于三十年前,艾柯认为“自己是一位年轻的、有相当潜力的小说家,到目前为止只出版了五部小说,但在今后的五十年内还会有很多部问世”。在这些“自白”中,他回顾了自己作为小说家的生涯。很多小说家乐于用一部作品,为读者做自己的文学向导;而读者也往往愿意接受这种邀请,看一位作家如何坦陈心迹。这时候,小说家和读者都不孤独,因为他们都对同一个世界心领神会。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