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桐木关桃源峪原版的书文[张伯元古诗]

作者:今晚开什么特马

何故彼恂恂,声闻久绝尘。客来茶可问,切莫问逃秦。——近现代·张伯元《赠桐木关老茶人》

转眼已三年,重来迷树烟。溪边一洗目,云去水流天。——近现代·张伯元《再过桐木关桃源峪》

高山采野茶,柯烂且回家。煮罢无人识,唯留一片霞。——近现代·张伯元《品桐木关老树茶兼赠徐善维》

赠桐木关老茶人

近现代:张伯元

一岁相逢能几度。不道相逢,又是风和雨。道得离情刚几句。可怜天便催人去。空是名花能解语。相见无多,悔不初相遇。留下衣香还一缕。令人搔首凭栏处。——近现代·张恨水《蝶恋花 其二》

蝶恋花 其二

馀曛难自驻,犹爱片时耽。晚景辉初旭,红光暖翠岚。波微犹烁烁,柳暗亦毵毵。试把黄昏颂,权当白堕甘。——近现代·傅义《闲居杂咏十五首 其六 爱晚》

闲居杂咏十五首 其六 爱晚

花影扶疏相并处。默默相看,垂首无言语。纵是无言心已许。相逢何必匆匆去。料得此情卿解取。不道多情,正是多情侣。便道多情千万句。莫如默默还相聚。——近现代·张恨水《蝶恋花 其一》

蝶恋花 其一

近现代:张恨水

花影扶疏相并处。默默相看,垂首无言语。纵是无言心已许。

相逢何必匆匆去。

料得此情卿解取。不道多情,正是多情侣。便道多情千万句。

莫如默默还相聚。

1

再过桐木关桃源峪

近现代:张伯元

耕读吴郎家白泖。港流绿水环村绕。为侬撑只罱泥船,行行到。临门靠。跳上岸头同一笑。——近现代·许白凤《天仙子 其一 过小吴家》

天仙子 其一 过小吴家

杜诗韩笔尽珠玑,蜗角蝇头魅影微。不入青山仍习静,只应白首便忘机。月移清荫潜侵枕,花纵芳香乱入帏。自省尚亏禅定力,借摊书卷阖心扉。——近现代·傅义《闲居》

闲居

苍茫大海忆航船,淡淡疏星漠漠烟。永夜波涛催奋进,遥天春信喜潜传。风云诡谲成今古,日月蹉跎感万千。剪綵为人翻一笑,懵腾不省是何年。——近现代·傅义《丙戌人日立春用蔡襄韵》

丙戌人日立春用蔡襄韵

近现代:傅义

苍茫大海忆航船,淡淡疏星漠漠烟。永夜波涛催奋进,遥天春信喜潜传。

风云诡谲成今古,日月蹉跎感万千。剪綵为人翻一笑,懵腾不省是何年。

1

品桐木关老树茶兼赠徐善维

近现代:张伯元

侪辈曾同竞,高登碧玉枝。当兹全盛日,独汝遽凋时。荣悴何相异,云泥遂已歧。竟无悲与喜,堪幸是无知。——近现代·傅义《盛夏慰落叶》

盛夏慰落叶

江分南北路虽殊,入海何须论异途。闻道师门方叹若,结缘复旦又惊苏。相知且尽杯中酒,抵掌同析案上书。却忆南园今日事,他年万里寄冰壶。——近现代·张海鸥《复旦南园八博士雅集》

复旦南园八博士雅集

乍踏寒窑未觉寒。有人因此爱长安。武家坡对骊山殿,宝钏终须胜玉环。天气冷,酒杯宽。今朝不必去寻仙。玉鱼金碗多应在,且到城隍庙里看。——近现代·章士钊《鹧鸪天 嘲美芳》

鹧鸪天 嘲美芳

近现代:章士钊

乍踏寒窑未觉寒。有人因此爱长安。武家坡对骊山殿,宝钏终须胜玉环。

天气冷,酒杯宽。今朝不必去寻仙。玉鱼金碗多应在,且到城隍庙里看。

1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