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鲁拜集》 其三十七原文[黄克孙古诗]

作者:今晚开什么特马

古野犹生春草绿,茫茫大漠何寥哉。行人远道凄凉甚,可有清泉慰客来。——近现代·黄克孙《译《鲁拜集》 其九十七》

醉向冰壶问短长,冰壶前世是刘郎。试看此日壶唇上,多少脂痕渍粉香。——近现代·黄克孙《译《鲁拜集》 其三十六》

南山采土冶为瓯,土语啾啾说不休:『我亦当年尘上客,劳君雕琢要温柔。——近现代·黄克孙《译《鲁拜集》 其三十七》

译《鲁拜集》 其九十七

近现代:黄克孙

玉笛遥飞月下声,曲中幽怨总难论。已灰蜡炬深宵泪,恍见青娥梦里身。摇素手,抿朱唇,美人心事不分明。觉来细味当时景,眼角依稀有泪痕。——近现代·杨启宇《鹧鸪天 前游仙词七十一首 其一》

鹧鸪天 前游仙词七十一首 其一

点点青山似湿螺。去来鸥鹭莫惊他。先生风月债差讹。消受海棠三十雨,化成春节百千歌。天公如此奈吾何。——近现代·黄绮《浣溪纱 其二 消化》

浣溪纱 其二 消化

杨花引梦轻飞去,不倦毋归。红杏垣扉。占得春光出一枝。楼高人静眠初重,慵困谁知。罗帐风微。待立窗前怯鸟啼。——近现代·黄绮《采桑子 其四》

采桑子 其四

近现代:黄绮

杨花引梦轻飞去,不倦毋归。红杏垣扉。占得春光出一枝。

楼高人静眠初重,慵困谁知。罗帐风微。待立窗前怯鸟啼。

1

译《鲁拜集》 其三十六

近现代:黄克孙

有形万物同吾毁。雪中含蕴生前美。转又爱婴儿,更喜看花蕊。两间大气原无味。浮日月、何由污秽。但愿返真全,此意人难会。——近现代·黄绮《海棠春 忘形》

海棠春 忘形

金鳞不动春塘满。浓阴似帐红薇晚。此地昔伤离。独来心自知。粉香随笑度。更有相期处。搔首易嗟吁。穷郊独向隅。——近现代·黄绮《菩萨蛮 其十二》

菩萨蛮 其十二

似弈长安局局新,百年几换旧门庭。联獐逐鹿夸宸断,覆雨翻云费劫争。苍狗幻,祖龙崩,改弦易辙又长征。阿哥格格皆先富,紫盖红旗一代尊。——近现代·杨启宇《鹧鸪天 其二十九》

鹧鸪天 其二十九

近现代:杨启宇

似弈长安局局新,百年几换旧门庭。联獐逐鹿夸宸断,覆雨翻云费劫争。

苍狗幻,祖龙崩,改弦易辙又长征。阿哥格格皆先富,紫盖红旗一代尊。

1

译《鲁拜集》 其三十七

近现代:黄克孙

愿见仙人启玉楼,天书细细写从头。生涯不为重斟酌,便把微身一笔勾。——近现代·黄克孙《译《鲁拜集》 其九十八》

译《鲁拜集》 其九十八

夜永步空庭,石砌霜飞滑。来往独无言,付与寒蛩说。风细抚芭蕉,金井飞梧叶。何处笛声清,秋入中天月。——近现代·黄绮《生查子 中秋夜不寐二首 其一》

生查子 中秋夜不寐二首 其一

山浪依天尽,万岭与云平。秋高日丽风静,频起牧歌声。当日电光千道,曾见洪涛万里,天柱似将倾。应有擎天手,扶得宇中平。长缨在,龙泉利,意峥嵘。老来神箭重发,走马射枭鸩。忽见四禽落地,回首妖气已靖,万里素秋清。开国当年将,再树万年勋。——近现代·杨鸿章《水调歌头 赞叶帅》

水调歌头 赞叶帅

近现代:杨鸿章

山浪依天尽,万岭与云平。秋高日丽风静,频起牧歌声。

当日电光千道,曾见洪涛万里,天柱似将倾。应有擎天手,扶得宇中平。

长缨在,龙泉利,意峥嵘。老来神箭重发,走马射枭鸩。

忽见四禽落地,回首妖气已靖,万里素秋清。开国当年将,再树万年勋。

1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